70年代日本女人婚外情爱去情人旅馆:房中四面是
分类:影视影评

这也算是一部能改变某些东西的电影吧,他虽然没有《辩护人》那样在法庭上惩恶扬善的酣畅淋漓,也没有《熔炉》中为了受害者而举旗抗议,与政府正面对峙。
他有的是一个安分,为了妻子能够释放而不断努力的丈夫。一个得到公正审判后不提上诉,只想回家看望孩子,丈夫的妻子。和一个韩国办事效率低下,体制缺陷,没有责任感的大使馆。
一个人需要坚持多久,才能踏上回家的路程,一个不为国民的体制应该遭到多少唾弃,这部电影给了我们很好的解答。

        看完韩国电影《回家的路》,印象最深的场景第一个是,妻子让老公给监狱中的她寄内衣裤,他此时才发现妻子的内裤都已破旧多洞,却还舍不得扔去;第二个场景是,妻子在法庭上的最后发言。她没有为自己的行为辩解,而是深深地忏悔、愧疚。内疚于离开丈夫、女儿两年,没有多爱一点丈夫,没有陪伴着女儿这两年的成长,担心给女儿的心灵造成的伤害,并用蹩脚的法语坚定地死死地挤出:“我要回家!我要回家!”第三个场景是妻子终于踏上回家的路,丈夫带着女儿在机场接妻子,妻子看到女儿,竟捂住双眼,不敢再看,泣不成声。丈夫把女儿带到妻子面前,女儿有点害怕地往丈夫身后躲。此时,妻子更是泪如雨下,妻子对女儿说,“是妈妈,妈妈没忘记你,你忘记妈妈了?”女儿,上前用小手试着擦去女人的脸,叫着妈妈,相拥一起。
  整部影片一则把政府对于国民生死的冷漠、公务机关踢皮球的恶习表现地一览无遗,同时,也让人深刻感受到个人在冷漠的巨大国家机器前的无助。个人何其渺小,人微言轻。有时候,不得不承认,要想获得尊重,获得自由,你必须攀爬上一定的高度。否则,人如蝼蚁。而另一条线索就是,影片中彰显出的温情、同理心、仗义、希望。多年来妻子节俭为家、不辞辛苦,为家庭所做的一切,丈夫在妻子入狱后的悔悟,在给妻子邮寄东西时,发现自己竟忘记了彼此的十年加勒比海之约,而现在妻子就在加勒比海,竟是为家庭而深陷牢狱,这一片段让人不禁因感叹命运的捉弄而心酸。丈夫发了疯似的,用尽一切办法拯救妻子,用心照顾女儿,也足以让人暖流于心。狱中好友的一根面包、誓死守护的母亲的照片、千万网友的声援、马提尼克韩国留学生的帮助......一切都告诉着人们,同理心的存在和希望的美好。
        影片落幕,不禁想,我们很多人一直在骂国家、怪体制,的确国家、政府需要改进的太多,但有时候我们又发现当落脚到每个人的生活时,我们是多么渺小而又多么有力量。渺小在于,我们自己没办法让整个系统瞬间改变,而力量在于,我们仍然能用爱和希望照亮我们的生活。最重要的是,爱家人、爱朋友,过好我们的生活。

根据渡边淳一所著《化身》一书的介绍,日本有各式各样的情人旅馆,有一种旅馆,房间里四面都是镜子,可以从各个角度欣赏。

根据渡边淳一所著《化身》一书的介绍,日本有各式各样的情人旅馆,有一种旅馆,房间里四面都是镜子,可以从各个角度欣赏。

到了20世纪70年代以后,出生于40年代或战后的妻子中,婚外情的现象依然很多,此时导致她们搞婚外情的原因则主要在她们的丈夫,因为这一代日本男人几乎是无性的人,就像是无性的“工蜂”。有人解释说他们是因为工作而忽略了性生活,以工作的成就代替了性爱的愉悦。大多数日本人在工作上的表现可谓是精力旺盛,他们在工作中找到了人生价值,在性生活中却丢掉了尊严。日本中年男子有一句半开玩笑的口头禅:“不把工作和做爱带回家。”实际上“丈夫因为工作疲于奔命,妻子在养育子女上消耗体力,双方都没有余力在性爱方面浪费能量”。等到夫妇的经济负担和家庭压力解除后,丈夫已经快阳痿或已经阳痿,妻子快进入更年期或已经是更年期了。

如同现在越来越多的日本孩子“拒绝上学症候群”的现象一样,在日本丈夫身上也出现了一种“拒绝回家症候群”现象。日本的企业流行“残业”,日本男人也喜欢加班,这样可以晚回家,即使不加班可以早回家,他们也要三五成群地邀在一起喝酒,从一家酒馆到另一家,直到深夜或者快天亮才回家,即使回家往往也是已经大醉了。

丈夫拒绝回家的原因也许是拒绝上妻子的床,日本男人往往色厉内荏,很脆弱,害怕失败,失败的时候很爱哭,一失败就完全认输,甚至委靡下去。在骄纵文化培养之下的日本大男子喜欢并依赖妻子或其他女人的鼓励,日本男人害怕妻子对自己的性器进行“小”或者“弱”的评论,偏偏这类评论在今天的日本流行起来。日本人认为:“男性性器相当于男人本身,而且是男性的一种象征,所以贬低男人的性器,可以说是否定了丈夫作为男人的人格,这对丈夫来说的确是一种致命的打击。”

男人的失责导致了女人的出轨,不用工作的家庭主妇在家务事结束之后免不了寂寞,性的欲望因此袭来,她们对于性的享受和追求,从她们各类性的告白书中反映出来,20世纪90年代以来这类告白书在日本非常流行。

与日本中年女人对婚姻体制感到焦虑相反的是,中年男人对体制感到疲惫。日本几年前有一个调查显示:在40~45岁的男性中,ED的比例为16%,在40~50岁的男性中,比例为20%。所谓ED是Erectile Dysfunction的略称,意为男性生殖器官的勃起障碍。另一个调查甚至说在30岁以上的日本男性当中,每3个人就有1个患有ED。

成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的日本,由于勤劳男人的晚归导致妻子性欲的不满足,于是婚外情(日本人所谓的“不伦”)蔓延开来。“情人旅馆”、“温泉旅馆”也因此生意兴盛起来。旅日华人林女士的朋友、即和她同居一室的“沈姐”在东京一家名叫“四角儿苹果”的情人旅馆做清洁工,林女士因为要和沈女士一起结伴回家,偶然目睹了其中的浪漫故事:

因为她的“四角儿苹果”,离我洗碗的料理店很近,有一次周末我下班后,想和她搭伴儿一起回家,就跑到那间霓虹招牌挺动人的旅馆去——这算是我第一次,也是到目前为止的最后一次,走进日本的情人旅馆:从小楼的入口处开始,就像医院的走廊一样,狭窄的过道上,一排靠墙的长板凳上,毫无间隙地挤满了男男女女,以年龄二十左右者为主。已经坐不上位置的,就只好凑合着,双双相依相拥地,占领着但凡不影响走人的过道空间。等待中的客人,不下二三十对。他们沉醉在即将到来的幸福酝酿之中,一切都表现得再自然、再天经地义不过,看不到丝毫的羞怯、掩饰和对旁人的顾虑。

本文出处看历史lishiqw.com

本文由澳门新豪天地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70年代日本女人婚外情爱去情人旅馆:房中四面是

上一篇:本质还是现代童话澳门新豪天地娱乐官网: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